首席热线电话:13918166650

委托人评价:

  • 昨天我终于拿李律师给我的上海高院裁定书 ,高院指定上海第一中级法院再审我的案件。我是激动不已,在大律师..
  • 李律师刑事辨护的功底非常强,虽然我儿子犯了罪,需要好的律师不是为他开脱罪责,是还他以公道。我们请了李..
  • 李律师,听说您的身体不是很好,我是您的曾经的当事人,前几天有个事情,之前,找到您的助理丁律师。才知道..
  • 李律师做事非常认真仔细。我的事情,经过一审,二审, 上海高院,都没有申诉成功。李律师代理案件到检察院申..
  • 李律师是负责的律师,有想法,办法多,我委托李律师一个继承的案子,对方不认遗赠书,认为不是我公公的签字..
  • 李律师全心为当事人着想,能调解的尽可能维护利益,进行调解,不会考虑她个人的得失。如果不调解,上诉她还..
  • 服务态度非常好,待人热情,值得信赖的好律师!我为你点赞
  • 李律师是很专业的律师,人品也好,我咨询 家里拆迁的事情,还是晚上给她打电话,她很详细的给我解答。占了她..
  • 谢谢李律师,帮我打胜官司。我有一份奶奶写给我的遗嘱,我在国外,奶奶去世,等我知道已超过两个月了,李律..
  • 李律师作为我儿子“套路贷”的辨护人,案件虽未开庭,李律师对案件的把握让我决定选择她。也祝李律师新春快..

债与合同

租赁合同外的第三人侵权不能成立,主张占有物赔偿,不予支持。


案情简介:

2002年4月30日,雨田公司与锦阳公司签订了《雨田租赁合同》,约定雨田公司将雨田大厦第一层至第六层出租给锦阳公司使用。租期二十年。

在租赁合同履行中,因拖欠租金产生纠纷, 雨田公司申请仲裁,仲裁裁决,双方租赁合同解除,租赁物返还给雨田公司。雨田公司申请法院执行裁决。

在执行过程中,经锦阳公司申请,法院撤销了仲裁裁决。

在仲裁裁决未被撤销前的2007年4月2日,雨田公司与苏宁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约定“雨田公司将雨田大厦第一层至第六层出租给苏宁连锁公司。租赁期限为二十年,自双方房屋正式交接之日开始,并计算租金。

锦阳公司被强制执行离开雨田大厦后,苏宁公司承租了雨田大厦。

之后,锦阳公司因与雨田公司租赁纠纷,先后仲裁,诉讼,执行后,历经艰辛,锦阳公司起诉重庆雨田公司占有物损害赔偿,(2010)渝高法民终字第235号民事判决雨田公司支付赔偿款55195011元。

2011年8月4日,锦阳公司以苏宁公司为被告向重庆高院提起诉讼,要求:1、苏宁公司共同对(2010)渝高法民终字第235号民事判决项下确定雨田公司给锦阳公司造成的实际损失55195011元承担连带责任;

锦阳公司主张被告侵权理由如下:

1、苏宁公司住所地变更涉及到案涉房屋;

2、雨田公司当天收到裁决、当天签订租赁协议、当天申请强制执行可证明苏宁公司、雨田公司存在恶意串通;

3、故苏宁公司非法强行进场已构成侵权。

法院裁判:

首先,苏宁公司变更住所地与其是否对锦阳公司实施侵权行为之间没有关联性。

根据已查明事实,2007年10月16日重庆仲裁委员会即已作出仲裁裁决解除了《雨田租赁合同》及《租赁协议》,要求锦阳公司共同将雨田大厦第一层、二层、五层、六层商场腾空搬迁交付给雨田公司。在仲裁裁决已经生效。雨田公司有权处分案涉房屋的情形下,2007年12月19日,雨田公司与苏宁公司签订了《补充协议二》,第1条约定“确定交房时间为甲方与原承租人通过仲裁解除租赁关系后,自重庆仲裁委员会下达仲裁裁定次日甲方应交房给乙方,甲方不得无故拖延。不得迟于2007年12月31日。”从该条款可知,雨田公司应在仲裁解除与原承租人的租赁关系后,不得迟于2007年12月31日交付案涉房屋给苏宁公司。在随后的2007年12月24日,苏宁公司向工商部门申请将公司住所地变更为重庆市渝中区八一路177号雨田商务大厦,并无不当。

其次,雨田公司当天收到裁决、当天签订协议、当天申请强制执行这一事实本身不能证明苏宁公司、雨田公司和苏宁公司三者之间存在恶意串通。雨田公司收到生效裁决后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属于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行为。而苏宁公司在生效裁决确认涉案《雨田租赁合同》、《租赁协议》被解除,案涉房屋应被交回雨田公司后,与案涉房屋权利人重庆雨田公司、苏宁公司签订《协议》取得承租权的行为也属于正常合法的商业交易行为。至于苏宁公司进入案涉房屋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根据已查明事实,市中院根据雨田公司申请,于2008年1月2日前往雨田大厦,组织雨田公司、锦阳公司查看了现场并制作了执行笔录,对仲裁裁决进行强制执行,要求2008年1月7日12点前,被执行人必须全部拆除完。随后,在2008年1月9日,雨田公司向苏宁公司发出了《进场通知单》,告知其雨田大厦一至六层已清空,满足交房进场条件,雨田公司与苏宁公司签订了一份《设备移交清单》。从上述苏宁公司进场过程来看,是在案涉房屋已经法院强制执行交还给雨田公司后,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02条规定一方当事人申请执行仲裁裁决,另一方当事人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中止执行,但苏宁公司从雨田公司手中接管案涉房屋时,锦阳公司已从案涉房屋中退出,故锦阳公司主张重庆苏宁公司进入案涉房屋这一事实本身构成侵权,缺乏依据,应不予支持。

至于苏宁公司是否与雨田公司构成共同侵权的问题。从本案已查明事实可知,一方面,在锦阳公司所主张的雨田公司签订《租赁合同》、《协议二》等侵害其合法权益的协议中,苏宁公司均未参与其中;另一方面,在签订《协议》之前,重庆仲裁委员会已经作出生效仲裁裁决确认了雨田公司有权处分案涉房屋。故苏宁公司与雨田公司、苏宁公司签订《协议》的行为,不能作为认定其与雨田公司构成共同侵权的依据。另外,锦阳公司主张当时有关部门已召开协调会明确要求中止执行的观点,也缺乏证据证明,应不予支持。

综上,锦阳公司关于苏宁公司对锦阳公司的侵权责任,依法不能成立,对其关于苏宁公司应当赔偿雨田公司给锦阳公司造成的55195011元损失,本院不予支持。


李律师教你打官司更多


auto_117.png


联系我们

官网联系人:李亚辉
电话:13918166650
地址:徐汇区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
执业证号:13100199311161676

办案流程 PROCESS

回到
顶部